"; var newstr = document.all.item(printpage).innerHTML; var oldstr = document.body.innerHTML; document.body.innerHTML = headstr+newstr+footstr; window.print(); document.body.innerHTML = oldstr; return false; }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的位置 : 首頁 >> 公司文化>>文化需要反思的力量
 

    人的一生不能踏進同一個河流。

                                 —————赫拉克力特

   文化必須反思。套用最惡俗的方式:人的一生不能踏進同一條河流。文化也不可能有完全相同的兩個時刻,那怕是上一秒和這一秒也有著不同。因此只有無間斷的反思,我們才能窺得這動態的文化,才能盡力減少跟文化的疏離感。

   為何是要反思,而不是觀察?

   很簡單,首先,作為一個觀察者,只收集自己看到的、聽到的、觸摸到的,是遠遠不夠的。因為這些都是基于一個感性的人類主體,在這個過程中,有著大量的識別、處理、分類等無意識和有意識到活動,這些活動沒有辦法判定就是一定基于一個客觀的事實以及一個理性的回歸。同樣的,理性人的假設已經被證明是一個自我實現的預言而已。因此,僅僅作為對文化的一個觀察者,你會無情的被文化拒絕,最后只能虛幻出一個閹割者的文化意象。

    其次,我們需要反思,不僅僅是對我們的判斷反思,更重要的是對自我的反思。因為我們就是文化的一部分。對自身的反思是我們去感知文化的唯一有效途徑。

    只有在反思中,我們才能確實的感受到文化的魅力,不是簡單的一眼看穿,不是簡單的言語描述,它是一種跟心底相連的力量。

    只有在反思中,我們才能確實感受到文化的包容,他允許錯誤,允許多樣性,他只是寬容的接納著每一次的行為,沒有刻意,沒有教條,沒有底限,自然的融合。

文化是來自于我們,我們是文化的一部分,認識文化,就要認識我們自己,認知文化就要反思我們自身。

也可謂,反思自己,反思群體。

   第三,文化來源于行為,作用于我們的意識形態,最終又影響到我們的行為。

   單獨去看個人行為和群體行為并沒有特殊的意義,這些是只是具有功能性和目的性的動作。那么文化的反思力量是如何去影響個人和群體的?

   簡而言之,文化的影響是基于群體的行為,通過有意識個體引導無意識的群體來實現的。因為群體不善于推理,卻急于行動。

   我們當前的時代發生著無與倫比的改變,這種改變在人們還沒有做好準備之前就鋪天蓋地而來。人們甚至沒有喘息的機會,就被相互簇擁著推向前去。這種改變改變了我們曾經的文化來源。這個時代的宗教、社會信仰這些以前文明所有要素受到破壞性的打擊。我們文化傳續到這個時代,像突然被生生的攔腰截斷,硬插到另一個根基上。這個新的根基就是現代科學和工業化。人類特有的這種方式創造了一種文化全新的生存和思想條件。這兩種文化觀念處于互相膠著和碰撞的狀態。這種狀態也就造就了我們所看到的浮世繪。在這幅浮世繪中,傳統的文化信仰崩塌消亡,古老的文化柱石一根又一根傾倒,個人意識左右下的無意識的群體力量的破壞性彰顯無遺。如果沒有反思,我們的眼前將會一片黑暗,游蕩在不知是懸崖還是天塹的路上。

    舉例而言,強制拆遷,這個幾乎每天都能在新聞上找到的現象,真是當前文化的難以反思的一個反映。我們已經模糊了土地的概念,模糊了人的權利的界定,模糊了原有文化和傳統對行為的規范,我們發現,原有的天賦人權等價值倡導已經無情的被工業化帶來的利益驅動壓在身下,無力呻吟。

   工業化最初的目的是解放人類,將人的雙手解放出來,人類不必終日勞作而不得活。但是隨著大量的勞動力被解放,大量的人可以從事所謂思想性的工作。不論這個詞是否精確,“特權”們被創造出來或自我創造出來。特權將工業化這一群體性的行為轉化為意識層面的活動。他們使用利益替代了傳統的認知,他們控制了意識形態,他們創造新的邏輯辯證法,他們制造意象,他們通過這樣創造出了我們當前的文化狀態,用托克維爾的話描述最為恰當不過,有安寧而無幸福,有勤勞而無進步,有穩定而無活力,有公序而無良俗。

    強制拆遷不過是特權利益的文化同傳統文化的沖突反映。這個很容易理解,而我們最應該反思的是兩種意識下的群體反映。這兩者有何區別?本質上沒有任何的區別。他們都是無意識的群體,易受鼓動,躁于行動,唯一的區別是指引群體行為的特權意識不同而已。強制拆遷中的弱勢毋庸多言,而轟轟烈烈,聲勢浩大的強拆隊伍,以及默聲的圍觀者(口上的公知也是之一)正是被利益文化所鼓動的最好體現,他們在各自的群體中已經沒有了思考,智力下降,受到暗示,把一些幻覺當作支撐自己的信仰。這樣的群體還有一個特征就是總是走向極端,不允許懷疑和不確定。這也就是為什么強制拆遷這么簡單的事情,在中國卻這么弄得復雜,各種聲音塵囂甚重,爭吵不斷。特權的馬仔們本著有奶便是娘,多我一個不多的思想充當排頭兵,圍觀者或掙扎、或悲憤、或指責,卻不料特權者扔個噱頭便開始劃分派別,互相指責,自立正統。這樣的文化亂想也就不足為怪了。

  南陽市信利佳電子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電話:0377-62223332 0755-83753567 
 地址:河南省南陽市高新區光電孵化園  傳真:0377-63517080
 網址:www.gmbrfb.live   Email:[email protected] 豫ICP備18036292號